大医凌然 第772章 流行病 志鸟村

更新时间:2019-08-10      

  纳尔多挂着留置针,呼吸急促的盯着地面。他的头是向下的,胯部却因为手术床摇起的缘故,而被举了起来,从而形成折刀位。

  趴下的人被折成△状,就是折刀位了。凌然绕着手术床看了一圈,特别检查了纳尔多四肢的布质包裹,以免手术过程中,被电刀烫伤。

  检查单是手写翻译过来的,检查内容包括了常规的肝功肾功,尿常规粪常规等等,具体的检查,则是直升飞机带着样本到外面,再做了检查,然后用卫星电话告知的。

  此前的手术,没有相应的条件,凌然就只能因地制宜的操作了,现在有了短暂的空窗期,虽然不足以将病人都运出去,但也可以携带多一点的样本出去了。

  若是正常的手术室,指示的步骤自然是会省略的,就连器械都不一定要喊出来。常规的手术,护士对器械可能比医生还熟悉。

  今日的国正慈善医院却没有这样的条件了,唯一的护士也有语言不通的问题,而且,她本人也没有参与过痔疮手术——国正慈善医院的业务开展不全,手术室的护士接触的手术类型就更加单一了。

  马砚麟看着鹅蛋大的母痔扭曲的样子,眼角不由颤了颤:“冲击力线号线。”凌然不为所动,依旧没有聊天的意思,拿到了穿好的粗线,就在钳子上部,快速的做了一个8字间断缝合,然后结扎。

  “刀。”凌然再点了一把手术刀,再沿着大弯止血钳的下部切开了皮肤,然后一个大V型的切口到齿线……

  做手术的过程中,凌然总是考虑的更多,也趋于谨慎,这就让他总是更愿意切的更大一些。

  简而言之,凌然此时做的工作,就是将一个鹅蛋大的肉瘤,从病人的肛1门处剥离出来,并尽可能的少损伤相关部位。

  类似的手术动作其实很多,有些人脸上长的痤疮或囊肿,也是类似的切除模式。区别也就是痔疮往往更大,又不好照镜子,以至于不利于观察……

  鹅蛋大的母痔被剥离后,凌然顺手在基地再做了8字缝合,手术的大部分就算是完成了,接下来,又细致的处理了其他母痔……没什么事做的马砚麟的目光,还在“鹅蛋”处巡游……

  痔疮手术本来就是最基础的手术了,所在的位置又不致命,从外科医生的角度来说,就可以说是低端中的低端了。

  在凌然的治疗组里,马砚麟的技术能力略逊于吕文斌和张安民,但那主要是经验欠缺,归根结底,三个人都属于医学精英中的普通人,也就三甲医院里常见的住院医或主治的状态,给他们教的仔细一点,练手的机会多一点,就能做的好一点,相反,自然就流于平庸了。

  马砚麟能力最弱,能争取到的机会也就最少,尤其是经常做二助三助,更是对培养他的决断力不利。

  马砚麟有点不太适应的站过去,开始剪除结扎的残端,再修剪好切口以后止血……

  凌然在旁指导旁观,看着马砚麟给塞了凡士林的纱条引流,今期开码结果就放心的离开了手术室。

  停雨的两个小时虽然不长,往来的直升飞机也仅仅运走了三名伤者和两名年老体衰者,但它带来的,却是苦尽甘来的希望。

  “凌医生,你做完手术了,成功吗?”又是一名病人家属,摇摇摆摆的走了过来。

  “术后疼痛的话,就使用止痛药,一般来说,48小时后会有明显的变化。”凌然想了想,道:“现在鼓励24小时后排便,保留导尿48小时……”凌然一边介绍,萨琳娜就在旁给翻译。

  “我的痔疮也犯了。”病人家属叹口气,道:“最近几天一直下雨,也没有事情做,就只能坐着……”

  “具体要看你的病灶的情况。”凌然停顿一下,又道:“或者就等待道路打通,到外面的正规医院去做。”

  病人家属连连摇头:“我去年排队排了两个月,也都没有排到手术,我不想等了,麻烦凌医生帮我看看……”